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琪的博客

给咖啡加点糖,让平淡的生活充满乐趣……

 
 
 

日志

 
 
关于我

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扛过枪,戊边疆,狂风暴雨心不慌。有道是: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风云雷电任叱咤,一路豪歌向天涯,向天涯。嘿嘿!

网易考拉推荐

一次莫名的寻觅  

2008-04-03 22:48:59|  分类: 内心独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那边、往那边……”她指着那片青青的草地说。丫头顺着那片长着小树立的低矮灌木丛中找来找去,一边找一边摇头说:在那里撒在那里撒……。我说可能在靠近低矮灌木小丛墙的某处。阳光照在草地上,青绿青绿的是一种嫩嫩的新绿,非常的可人。我坐在石头凳上琢磨这理不清头绪的思想。自己也不明白,在这里为什么这假日的早上这么的找寻,是找寻过去的记忆还是和自己有关联的事情?其实,都不是。一家人怀着一种找寻的心里或者说是一休闲踏青寻觅文化遗踪的心情来这里找寻?20分钟过去了,丫头仍然没有找寻到那个目标。她对我说;可能我们找错了地方把。我说;应该不会说是在“地宫”这个地方,或者说在这个附近吧。丫头转了一圈,没有收获不耐烦了,但是仍然保有希望的东看看西往往,最后一家人顺着草地的花墙边走出了公园。

 这是一次心血来潮的寻觅,或者说是一次莫名的、随机随即似的寻觅。没有寻到,大家都感到非常的遗憾。丫头说:千寻、千寻,是要多寻的。下次来公园再寻吧。其实,一路上我始终在想,感觉自己真是不知道是怎想的,好端端的带着一家人,在休息日阳光灿烂的上午,居然跑到那里去东找西找,似乎有点犯病或是穷极无聊。这个世界上有那么的事情要做,有那么多的需要关注的事情要了解,我们这样做是怎么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大概过了1月,又有一天,我们一家和侄女也在一个上午穿过公园准备回家,走到“地宫”附近,丫头突然想起了上次的那次找寻。便问她那个位置在那里撒。侄女虽然在这里上班,但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走到通往“地宫”的那条路上,侄女顺手往路边小树林的方向说;啰,那个是吧。我们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一块卧倒的长方形石条静静的躺在那一片青青的草地上。我们走近一看,这是一块白白的带点麻色的汉白玉墓碑,碑身已经被风雨日月所侵蚀,整块石头已经显得不够那么的光滑。据人说,以前,这块墓碑被压在厚厚的泥土之下。那些泥土是上个世纪80年代,公园为了顺应历史潮流,大修舞厅的杰作。当时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投巨资挖地三尺在地下30米处修建了当时风光一时的“地宫”舞厅。那些挖出的泥土,全部堆在靠西面的那条灌木林中,堆成了一座小小的山包,那块墓碑也就暗无天日了。几年前,市委又下大本钱,聘请加拿大园林专家对公园进行全方位的景观改造。洋人提出了景观湿地的休闲概念。于是,废“地宫”刨山包,到处挖塘开河,造景观湿地,这块墓碑在施工人员的挖掘下终于重见天日。

小树林里面有几个爹爹婆婆在那里休闲,小树林的树干上挂着不少各式各样的鸟笼,各种小鸟在鸟笼里发出清脆的叫声。我们赶紧走过去细细的看那块墓碑,很明显,在它出土的时候的确受到了伤害,上面的有镐锄在上面留下的痕迹,但是上面的英文仍然依稀可见:Katharine Rachel Brewer:1848.8.7—1886.8.30;另一侧Harold Rowe Brewer:1886.8.12—1886.9.24。丫头是大学的学生,英语只有四级,不过,倒是认识这墓碑上的洋文的。很明显,她们是一对可怜母子,是一个母子的合葬墓。1886年,年轻的母亲凯瑟琳(Katharine)去世不到一月,她那尚未满月的孩子哈罗德(Harold)就随她而去,一起葬在异国他乡。这对母子是哪国人,何时来汉,何故死亡,却不得而知。我感觉她们可能是英国人,为什么这么说咧?因为在这个墓碑的东面一公里就是以前著名的英商万国跑马场,在每年的赛马季,汉口几乎所有的洋人都汇集此地疯狂赌马。这一带也是当时中国人的禁区。也就是说中国人一般是没有资格来这一带消遣娱乐的。这个年轻的女子我想可能是万国跑马场的老板或是英人驯马师、骑师的老婆。不管怎么说,当初死后埋在这里,一定是洋人的权属地。因为他们的习惯好像是不愿和中国人葬在一起的。

丫头和她妈弯腰细细的查看,我的心头的确泛起阵阵惆怅。对她们是那里的人、家住那里倒已无所谓,只是对这对母子的不幸感到伤感。年轻的母亲在生产的时候经过地狱般的折磨却没有迎来幸福的希望,而是在异国他乡撒手人间,留下她的家庭和丈夫。最痛心的是那个刚出世不久的小爱德华,他的命运是这么样的多舛,正需要母亲温暖的胸膛的时候,却不见亲人的特殊关爱,是病痛还是饥饿还是体弱?他来到世界上的时间太短了,短的让人不经意间抓不住记忆中的一瞬,的确让人唏嘘不已。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也是幸运的,来不能与妈妈一起,去却能躺在妈妈的怀里与母亲共寝安息,应该说,他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幸运儿吧。

小树林边那几个婆婆爹爹怪异的看着我们,确实不理解我们的举动。特别是那个老婆婆眼睛里充满着疑惑。我指着挂在小树干上的那些鸟笼,小声对那个婆婆说:这里,睡着一对母子,当心吵着她们。婆婆惊诧的瞪大眼睛,半响才回过神来:啊!月母子鬼……

  我愕然。

                                                                                                                       2008年4月3日夜

 

石榴林中的墓碑

一次莫名的寻觅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汉口西商跑马场

一次莫名的寻觅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一次莫名的寻觅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一次莫名的寻觅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