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琪的博客

给咖啡加点糖,让平淡的生活充满乐趣……

 
 
 

日志

 
 
关于我

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扛过枪,戊边疆,狂风暴雨心不慌。有道是: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风云雷电任叱咤,一路豪歌向天涯,向天涯。嘿嘿!

网易考拉推荐

开 才  

2011-12-10 13:14:11|  分类: 岁月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      才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一 

     最近,群里总是有人问老战友何开才的信息,大家对失联的战友异常关心,文捷哥还在群里吩咐季阳,到重庆去找何开才一定要带上他;乔队也在板话里称赞:会拉板胡能弹贝斯的何开才,可见战友手足情深!近日,看到一则消息称,有一名好事者闲极无聊专门用毒针射杀小狗送到狗肉店卖钱,残忍又害人。看来,随着天气的转凉,狗肉店的生意又会逐渐火爆。

     说起吃狗肉,我总是想到了一个人开才。一个个头不高幽默诙谐的重庆人。在他的身上你总是能够感觉超强的活力。豪情万丈时,他会对着戈壁滩歇斯底里的大喊:重庆是山城,山城石头多……别人也总是会顺着他的腔调喊道:石头多龟儿子也多……他也总是鼓起眼睛大喝一声:爬哦!每当别人遇到难处,他也总是自告奋勇的出谋划策,出头去摆平事端,即使搭上再多的精力也在所不辞。

     有一年,军区文化部的领导随口感叹,离进京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还差十几口道具箱没有着落。开才一听,眼睛一鼓,象打鸡血似的挺身而出:这有啥子?你们备好材料,我来做。一句话让领导上下打量他有点狐疑。要知道他可是拉大提琴的主呀,那手金贵着咧。开才挺起胸脯自信道:下放当知青,大队书记的家具都是我打的,这算啥子。领导应允了,那还不同意,即节约了费用,还人尽其才,何乐而不为咧。接下来,就该他忙了,上班下班都泡在工具间里锯木头、刨树皮,熬胶,拉墨线,做得不亦乐乎。

有时间,他总是喜欢拉上我在他的工作间陪他聊天。看到他兢兢业业的工作和乐此不疲的劲头,我总是不住的问自己,这是何苦。就这样,不到半个月的功夫,他一人就扎扎实实的做好了十几口结实规范的道具箱,别人来欣赏他的杰作的时候,他总是那么的自豪的、不厌其烦介绍他的制作工艺流程如何如何,自信得像个将军。

81年底,完成北京的全军文艺调演任务后,大家集体乘火车返驻地,夜晚当火车开出数小时之后,高队内急解手起身走到隔壁车厢时,发现3名小混混围着2名年轻姑娘欲行不轨之礼,看着两双投递过来的求助目光,男人脑海中的“英雄救美”念头瞬然闪现,“住手,臭流氓”刚从口出,脸上、身上立马遭来一阵拳打脚踢,高队顿时眼睛冒星找不着北,痛苦地捂着脸。千钧一发之刻,开才何哥突然赶到,与三人展开一番肉搏之战,全然不顾个人安危,在赶来火速增援的战友协助下,三下五除二迅速将色徒制服,看着趴在地上苦苦求饶,嘴上还不忘带一句“这帮当兵的不好惹”的战俘,战友们嘴角上露出了胜利之喜。为解心头之恨,在乌鞘岭站大家将3人狠狠地赶下了车。

多年后,高队曾经感慨地说,如果没有开才第一时间的拔刀相助,我还真有可能成为又一个独眼龙、拐杖哥领着伤残证早早回老家养老去了。这就是战友情!当你在危难之时有人能挺身而出,战争之时有人愿为你挡子弹的忘我之情。

开      才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一天,茅从老乡那里牵来一条黄狗,在宿舍附近转了两圈把它系在树上,找大家盘算如何把这支狗吃掉。大火盯着狗围着它打转,边走边想弄死它的办法。张三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刀捅死它,李四说狗不能接地气,只要它在地上就难得弄死它。有人提出将它吊掉在树上用乱棍打死,又不接触地,狗必死无疑。众人点头称是,一致对那个出点子的人说就由你执行吧。那人连连后退,不住的摆手:使不得,使不得,我下不了手。有人提出打不得,重棒下去脑浆併裂,的确太惨,还是用刀子。李四也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怕血……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用一种都能够接受的办法来结束狗的生命……勒死它。勒的时候最好不要看见狗。

大家想了办法,在狗的脖子上系了绳子,将狗带进仓库,将门关进,绳子从气窗引出来,然后将气窗的窗子关紧,一群人就在外面用力的拉绳子。猛拉绳子,好像挺管用,狗儿在屋里嗷嗷的叫。突然“轰”的一声,气窗的窗子崩裂那条狗儿连同气窗的窗户一起飞了出来。妈呀!大伙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坏了,一哄而散,各自逃命,生怕被疯了的狗报复。好在那条绳子好长好长,被勒的半死的狗慌不择路在树间乱穿,长长的绳子缠在树干上狗才没得逃脱。大家惊魂未定的靠着墙盯着他,一群秀才的确想不出对付它的办法,心里都在嘀咕:狗肉怎能吃进嘴约!

正当大伙一筹莫展的时候,忽听听到平地一声吼:重庆是山城,山城石头多……大伙面面相觎,都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开才来了。

大家像见到了救星般的将刚才的情景叙述一遍。果然,他眼睛一鼓:这有何难,小菜一碟……话音刚落众生如释重负。只见开才提来一桶水,然后将那条气喘吁吁的狗牵过来,将绳子的一头摔向树干用力一拉,那狗嗷嗷被他吊起。接着一碗、一碗的水往狗的鼻子上浇水,呛得那狗拼命挣扎,越挣扎灌水的频率越高,渐渐地那条狗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被他弄归了西。

 大家都这么静静的看着,内心都恨不得上前去拥抱开才,这个冬天第一桶狗肉有得吃了。接下来的的事情就犯了难。狗摆平了,要吃狗肉就得剥皮,怎么剥?这下真正的遇见了难题。李四说你杀过猪还有什么难的。开才眼睛一鼓:屁话,只见过猪刨毛,哪有猪剥皮的?他观察这狗好久,决定从唇上开始剥皮。尖刀所到之处鲜血淋漓,个个惨不忍睹,闭上了眼睛。剥了半天不得其法,进展缓慢。开才便心知方法不对。真是老干部遇见了新情况,一时束手无策。

 一群人围着这条狗前后左右的查看,共同分析如何将这狗皮刮掉好快快的吃肉。有的说从肚子开膛剥皮,从剥下的任何皮类来看都是肚皮开敞,谁也没有见过谁在动物的背部下刀。有的指责开才随意,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有的说算了,一块一块的剥皮,只要能够吃到狗肉就好。秀才们站的远远的指点江山,只有开才提着刀,站在血淋淋的现场认真的听着他们唠叨,鼓起眼眨巴眨巴的眼睛一头雾水。

 他说G你不是说你在祁连山里用冲锋枪打过黄羊吗,你说你像藏民一样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吗?人家的羊皮怎么剥皮你难道不知吗?G支支吾吾说了些什么谁也听不见,只当他是吹牛罢了。还有你,下放时不是听说你“偷鸡摸狗”的故事吗?小羊羔的皮好像听说是你剥的吧?怎么剥的告诉我。M看都不看他,生怕看见鲜血淋漓的那条狗:那是以前,我也不知道怎么剥皮……

 在开才的诘问下,这伙牛皮客一个个被打回原形。

 四    

 突然,一声呼哨,一个身影一闪越墙到了隔壁的汽车营,人们满心疑惑不知开才搞什么鬼。不一会,他又越墙而归,面色得意: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说罢快刀指向狗的后腿。只见,他将狗儿倒吊过来,从后腿爪上几寸下刀,不到半个小时,一张完整的狗皮丢在大火的面前,秀才们假惺惺的应允,人却直扑狗肉,如同草原上鹰犬……

晚餐及其丰富。人们围坐在火炉边争先恐后的吃着香喷喷的狗肉,喝着酸酸的葡萄酒,把上午的事情当作话题说开来。酒过三巡皆纷纷感叹开才的冷血,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对付那条可怜的小狗,抽筋剥皮的事情也能够下得了手,冷酷无情;有的说四川在古时候就有杀戳的传统,人们相互戳杀最后什么都吃光了,只有人吃人。先是宜子相食后来就是血淋漓的相互谋命而食,最后四川人都被自己吃完了,没有了炊烟,清政府才强行驱赶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的大批百姓入川居住,故此称之“湖广填四川”。开才的祖先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吃剩下的川民,才如此血腥……

讲的眉飞色舞的讲,听的各个毛骨悚然,吃肉的食欲都受到了故事的影响,个个嘴里好像都有了点人肉的滋味。只有在一旁受到指责的开才鼓起眼,一个劲的矢口否认:那若、那若……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谁曾想到,当初年轻的大提琴手如今徒然成为教授三级钢琴师,并拥有“小天使”钢琴培训学校8所,在当地音乐界颇有名气。他还与人合作在贵州承接了房地产开发项目,每周一、二、三在贵州蹲点,五、六、日在重庆授课,忙得不亦乐乎。开才何哥还经营乐器销售,生意很不错。宝贝女儿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钢琴系,如今在美国攻读钢琴博士学位。

我们羡慕开才何哥一家子人才济济、祝愿他的生意财源滚滚、家庭幸福满满!我们感谢战友开才何哥!感恩他曾经的帮助! 

我 与 开 才 (左)

    K    C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关于四川人吃人的掌故:

由于张献忠据蜀期间,破坏了农业生产的正常进行,绝大多数耕地都被撂荒,积存的粮食则被搜掠净尽,所以张献忠部走后,四川遇到了严重的饥荒,粮价大涨。《荒书》记载“盖自甲申为乱以来,已三年矣。州县民皆杀戮,一二孑遗皆逃窜,而兵专务战,田失耕种,粮又废弃,故凶饥至。此时米皆出土司,米一斗银十余两,嘉定州三十两,成都、重庆四五十两。”
    家有钱财的人毕竟不多了,于是吃人的现象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及到后来欧阳直自己也免不了吃人:“后来我路过威远的时候,遇到十数个饥人,他们叫我们过去和他们同路走,我们不敢过去,他们大声喊叫说:‘你们走也走不远,不如留下两个给我们当粮食吧!’我们继续前行来到一个村子,见一家屋里有冷肉一锅,大家争吃一空。等进厨房看时,才看见烹熟一个无发小儿,人头及人皮和内脏都在一边,原来我们所吃的,是人肉。”
    平民如此,军人们何尝不是如此。顺治四年十二月,清总兵马化豹在报给上级的《塘报》中说,他带领的清兵“战守叙府(宜宾)巳八个月,叙属府县止催稻谷四十八石、粗米八石,何以聊生?……凡捉获贼徒,未奉上级命令正法,三军即争剐相食。”
    地方土豪武装更是如此, 欧阳直《蜀乱》记:“又,合阳土豪李调燮,曾对我说过,他们集合士兵札寨时没有粮食,每发兵捕人,谓之人粮。凡拏到人口,选肥少者付厨下,余者系瘦,乃给兵士,烹宰时都按杀猪杀羊的办法。”
    而四川本地的起义军中甚至有纯以人为粮者。《五马先生纪年》载,“栽秧完,突又遭姚、黄贼自河东来。其贼马步兵俱有男妇俱有因无粮,全杀人以为食。痛哉,此番之惨较百倍于前矣!”

开      才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开才近影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