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琪的博客

给咖啡加点糖,让平淡的生活充满乐趣……

 
 
 

日志

 
 
关于我

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扛过枪,戊边疆,狂风暴雨心不慌。有道是: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风云雷电任叱咤,一路豪歌向天涯,向天涯。嘿嘿!

网易考拉推荐

我 是 家 属  

2011-04-03 18:24:52|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先,住在外边并没有感受到那样的拘束。每天进出家门如履平地般的轻松,从来没有没有将进出自家的门当成一个心理负担或麻烦的。那天我进D院,夹着包阔步而行,门口的枪兵拦住我,要出示派司,没有,不能进。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住在里面,是家属,话刚脱口,不觉脸上发热起来。我是家属,那感觉真是怪怪的。一天我去存车,院子里的管理员跟过来,说这里只存院里的车,我忙再次解释自己是家属。常常在院内被人问这问那,不觉感到自身也渐渐的矮化起来。我是家属……话语说起来一遍比一遍声小,底气明显不足。

在部队时,常常听到家属一词,那好像是家庭附属品的代名词。谁谁谁的家属来队了。不用问,那一定是谁谁谁的老婆来部队探亲了。说起家属,那也一定是女子的代名词。好像不属于家庭单位主体似的。在我们这个重男轻女的国度,家属一词也注定成为了等同于附属品的代名词了。如今这个久违了的名词再一次说起,居然与本人有关,且被常常复述,真是具有点怪怪的。

说起家属,倒是想起了在部队时的几个家属。在大西北,家属来队对于丈夫而言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对于他人来说总是能够引起一些关注评点。有时开玩笑总是说,:嘿!瞧,你看他高兴的模样像是家属来队似的。队里的老G是上海人,取了一个上海姑娘,上海姑娘对于大西北来说,就是时尚的代名词。尽管那个时代没有真正的改革开放,但是,上海就是时髦、新派的先锋,从那些带回来的物品就可以认定为潮流、品质与现代。G的家属来队自然是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从她那时尚的穿着、发型、“奇装异服”、所用的物品这在相对落后、封闭的西北着实透着一股别样的风情。这位家属与其他的家属就是有着明显的不同。其他来队的家属队丈夫的工作总是漠不关心的,唯独她好像总是挺留意的。譬如,平时工作的时候,她总是喜欢静静的在台下观看,每一个人都知道那是G的家属。每次回去后也总是会跟老公谈点观感和意见,第二天由G将她的意见或感受转告大家。大家先前并没有在意,后来渐渐的发觉她是很有感触的,指出的问题,基本很正确,并没有盲目的妄加评说,而是观察得很认真,很仔细,并且还带有点专业的眼光。譬如:一琴与二琴的弓法问题,台下视觉不够美观等等。这倒是提醒了我们,心里也暗自佩服这个女子文化素养,也感叹到底是大城市来的媳妇,见过大世面,有着一定的文化底蕴。那些紧俏的音乐磁带,书籍以及只有在外文书店才能够买到的国外曲谱也都是她探亲从上海带来。她让我们知道了当时我国有一种最现代的广播:FM调频立体声广播。这种音质极高的广播,在当时的中国可能只有上海才刚刚兴起试播这种调频立体声广播。FM音响效果极佳,是绝对的立体声。这在当时的大西北,是不敢想象的,谁也没有听过这种广播,自然也不会知道这种立体声音乐广播的效果。是她一盘一盘的在上海,将这种立体声广播的音乐名曲用磁带录下来,寄到或者带到部队,让我们欣赏到这种效果极美的经典有音乐。记得那个时候,大家围坐在收录机前,一遍又一遍的欣赏柴可夫斯基、斯特劳斯的音乐,那感觉简直是美极了。有时候,睡觉了,大家都静静的躺在床上,不厌其烦的听着磁带,大家都伴着音乐而眠,将幸福的憧憬,带入梦想……

Z的家属,是我下部队时认识的。陕西人,生得白生生的很是好看。这位性格豪爽、快言快语、热情好客,典型关中人性格的家属,家里来了人,总是热情地拿出家乡的土特产招待大家,总是能够招呼大家并想办法在贫瘠的大西北给大家弄出一桌好菜出来,极其能干,大家都很喜欢她。Z排长是一位优秀的军事干部,军事过硬,特别是军事竞技项目堪称一流,那些高难度的军体动作坐下来总是能让大家瞠目结舌。他有个特别的嗜好就是喜欢摆弄枪械,平时没有什麽事情,总是喜欢将手枪拆开仔仔细细的擦了又擦,经常与别人一边聊天一边擦枪拆卸,给人的感觉好像只有摆弄擦拭枪械,才是他的唯一的爱好。其实,在部队军人与枪械天天在一起已经司空见惯了,对枪械之类早已没有什么新鲜感了。但是Z却不同,他把这爱好当作了习惯,或者将这种习惯当做了爱好,别人是无法得知。那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擦枪的时候不知怎么搞的一不小心将子弹“擦了出去”,那可子弹不偏不倚的就那么穿过了正准备喊他吃饭的家属的胸膛。她还低头看了自己的胸膛一眼,问哪来的血?随后,就瘫到在地不醒人事,任凭Z的呼唤、哭喊,这位年轻的关中女子再也不会搭理他了。这位排长为他这种癖好付出了血泪代价,这种代价是无法挽回和难以承受的。可怜的她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刻,还没有来得及明白怎么回事就这么猝然离去阴阳两隔。现在想起来,仍然很是伤感,真是一位不幸的家属呀!

如今,一不小心,自己倒也成了家属。家属、家属,家里所属,是主要支柱的所属?说起来的确有点硬朗不起来。望着那些年轻的枪兵,看着他们威武的身影,想到自己一个奔五的男人,还是个“家属”,早已不是“抖雄”的时光了,也只能趋着身子,对那些年轻的枪兵赧颜一笑:我是……家属。

 

也只能趋着身子,对那些年轻的枪兵赧颜一笑:我是……家属。

我 是 家 属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