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琪的博客

给咖啡加点糖,让平淡的生活充满乐趣……

 
 
 

日志

 
 
关于我

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扛过枪,戊边疆,狂风暴雨心不慌。有道是: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风云雷电任叱咤,一路豪歌向天涯,向天涯。嘿嘿!

网易考拉推荐

模糊而又清晰的碎碎念想 三  

2012-04-02 11:58:34|  分类: 内心独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字画水平相当高,这点我没有接代,弟妹却传承了父亲这方面的爱好。在单位,只要举办书画展览一类的活动,只要父亲参展一定是要拿奖的。其他人要有些什么事情需要写字的,总是找到父亲并为他磨墨,笔墨伺候办院里的专刊。院里编志,工作组也总是请他誊写。尽管这是一份很辛苦的“海量活”,但是他老人家乐此不疲。每当母亲数落他“好了伤疤忘了痛”可他总是认真的说这是人家“看得起啰”。他老人家一辈子很重口碑,答应的事情,再苦再累也不能撂挑子。

即便是在他挨整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他也是尽量保持乐观的情绪。他常说,在困难的时候,保持乐观的态度也能够调节自我情绪,这也是一种压力的自我排解。即便在干校,父亲也是“名人”。干校的、公社的知识青年得知他的专场后都不约而同聚集他的身旁,请教革命样板戏的唱腔、京剧三大件的组合等,父亲在晚上,也是拖着疲惫的身躯为他们答疑解惑,抽出时间为他们排练样板戏片段,指导知识青年京胡、月琴及锣鼓经的运用,他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知识青年细细不倦的学习。

 小时候放暑假,我总是跑到干校玩。父亲用琴指导八名知识青年排练演奏小提琴合奏《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场景吸引着我,也对这个乐器产生向往。八名知识青年,七男一女,站在一排练习琴声悠扬、功法统一、姿势优美。演奏快弓的时候,那个女青年有点跟不上,拖了集体的后腿,男青年们很恼火,那个女孩子很难堪。父亲总是笑眯眯的安慰她、指导她努力保持正常水平,教她具体的处理方式,并对那些男青年说一定要帮助她,因为她是这个组合的亮点,就好比万花丛中一点红,组合要靠她出彩,大家必须带上她一起进步才能完美。而不是像别人那样的埋怨。在他的鼓励与指导、帮助下这个组合演出很成功,很有特色。在干校演出成功后被请到各个公社巡回演出,后来又被县里请去巡演,还到地区参加知青汇报演出。当他们在台上演绎着那首火热的乐曲时,父亲仍然在干校田间劳作,但他是欣慰的,他能为他们做点事已经感到十分的满足了。

 后来,父亲单位的一位同时请父亲教授他的孩子学琴。我想到在干校时那些风光的知识青年,便也要闹着学琴。那个时候家里穷,没有多余的钱买琴,家里以前的琴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为了吃饭将小提琴典当了。但是,家里又把琴弓,父亲就要我学持弓,边学便想办法。后来,他在单位的仓库里找到了一把破旧的小提琴,那是一把废旧的琴,什么都没有,除了琴身,旋钮、连接板、腮托都没有。父亲想办法做请人车旋钮、做连接板、做腮托。自己将那些脱胶裂缝的琴身全部修补好。这样,我就有了第一把半自制的小提琴,心情真是无比的高兴。我高兴的是,将来毕业后下放是唯一的一条路,我会拉琴就可以像那些会拉琴的知识青年一样风光,到处巡回演出,学琴动机不纯。我记得学琴连琴谱都买不起,那个时候,父亲的学生买了一本《赫曼》、《伏尔法特》父亲就买来五线谱一页一页的抄谱,抄得十分的精细,很漂亮。这一点,他老人家的习惯一直保持到老。晚年,他在民间自娱自乐的戏社拉琴、弹琴,闲暇至于就是带着老花镜伏案抄谱,我到他家,十有八九都是看见他在抄谱,抄的一丝不苟非常的漂亮。以至于其他戏社的人都来借他的曲谱去复印。在他老人家去世后,仍然有人继续到家里借曲谱去复印,以至于武汉三镇许多的票友的戏剧曲谱好多都是延用的他的版本。

 《开塞》练习曲练习完了,要升级练习高一点的曲子。我去看了曲谱《马扎斯》很厚的一本书要3元钱。这在当时是不小的数字。家里五口人吃饭不可能挤出钱来买。父亲就留心收集废旧物品,一点一点积攒。到了差不多的那一天,父亲打包挑了一大担子废旧物品走了近十里路,到一个废旧物品收购站去卖。我当时有点好奇,为什么舍近求远,后来才知道其实父亲买废旧物品也仔细的打听了行情。只有这里的收购站计量设施最准确,能够多买一点钱。每当想起这一点,我的心里总是有点酸楚。脑子里总是浮现出父亲挑着承重的担子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大街小巷,只是为了多卖几毛钱的废品而已。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学琴容易练琴难。拉好架势要学琴容易,真正到了练琴的时候,新鲜劲过了,接下来就是枯燥无味的机械般的练习,日复一日的左右手练习,手酸臂麻、腰酸背痛。也就再没有那份兴致。有一天,父亲买了两张票,是远在武昌的两张小提琴演奏会的票。据说是中国最著名的小提琴家盛中国的演奏会。那个时候,从汉口到武昌没有这么的便利。武汉三镇只有长江大桥一座桥,汉口要到武昌去,只有两条道可走:一条走汉阳过桥到武昌;另一条就是在汉口直接做轮渡过长江到武昌,出行不是很便利的。为了鼓励我对练琴的兴趣,父亲特别安排了一次现场观摩,这在我家应是非常奢侈的一次重要活动。那次到武昌观看演出,并没有看到瞩目的中国首席小提琴家盛中国,而是他的妹妹盛中华。她好像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小提琴教授,她那天穿着一袭长裙,很洋派,在台上一口气演奏了十几首世界及中国的小提琴名曲,获得了大家的阵阵掌声。演出完了后还有人鲜花、敬献花篮,很是风光,让人既激动又羡慕。虽说总体水准略孙哥哥一筹,但是也表现出来演奏家的风范。这在当时的武汉是一个音乐届的亮点。演出看完后,我和父亲来到武昌江边,一看傻眼了,轮渡收班了,父亲一看不对,赶紧带我上大桥去座车。好不容易登上长江大桥再一看又傻眼了,公交车也也收班了。那个时候人们没有什么夜生活,大多公交车都早早收班了,让父亲始料不及。他很抱歉的对我说,看来,今天只能够步行回家了。他带我到一家面馆,用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两碗牛肉面美美的喂饱肚子,父子俩并排走在空旷的大街上,徐徐江风吹来十分的惬意。父亲边走边给我讲他在五十年代观看世界级苏联小提琴大师奥依斯特拉赫的演奏会,那水准堪称炉火纯青、完美得滴水不露,超级享受。他是父亲最爱的音乐大师,大师对乐曲的理解似乎已经超过了常人,演绎的至善至美。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也喜欢了这位音乐大师的,以至于现在在上下班的途中聆听的仍然是这位大师演奏的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百听不厌。那一晚,父亲就这么和我从武昌到汉阳再过汉水桥走汉口,几乎是绕着武汉三镇游行一圈很晚到家,而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挑起我继续学琴的兴趣,现在想到这些,内心真是感觉对不住他老人家了。

 父亲走后的日子好像觉得时间过的好快好快,一晃已经近四年了。那天是父亲的祭日,天气极热,下班回家的时候,买了钱纸蹲在地上烧,妻女也来一起烧,一个个烧得大汗淋漓。在忽闪忽闪的火光中,闪现出很多过去的记忆,父亲的表情、说过的话似乎历历在目、萦绕耳边,父亲的形象时而清晰时而模糊,逐渐勾起了我好多清晰而又模糊的碎碎念想,也牵动着我们无尽的思念。

 

皮黄一曲乐无穷

模糊而又清晰的碎碎念想 三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