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琪的博客

给咖啡加点糖,让平淡的生活充满乐趣……

 
 
 

日志

 
 
关于我

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扛过枪,戊边疆,狂风暴雨心不慌。有道是: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风云雷电任叱咤,一路豪歌向天涯,向天涯。嘿嘿!

网易考拉推荐

兵 爷 老 凯  

2013-03-30 17:18:2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开会回来,办公室的丫头说有一位老同志找我还等了半天,最后说是怕影响我的工作,便要了我的电话号码怏怏离开了。听到他的名字,便知道是以前早已退休的老同志来找我,我们称他为老凯,不知找我是为何事,因没有他的电话号码也不知怎么找他。十几年了,老凯怎么想到单位来走走?不得而知。中午时分,他来电话,笑呵呵的说,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到这里走走,想到我在这里,便上来看看,唠唠嗑、叙叙旧,没想到你这么忙。他在电话里发出了感叹道,这么长的时间了,时过境迁、人是物非,单位的好多人都已经不认识了,变化真大呀……我说真不巧,下次你再来我请你吃饭,聊聊天。他大笑说,人老了,总是想找以前的老人叙叙旧,现在天各一方,都不走动,找也找不到人,好多老同志失去了联系,遇见一个真是难呀!沉吟一会,他问:听说,听说老Z他写了一部书,还是一本回忆录,你给我看看,看是咋弄的?他娘的,他能写,我咋不能写。随着中气十足的话音刚落,话筒那边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老凯是行伍出生,一口河南腔。其实,他并不是河南人,只是老家挨着河南边界而已,于是说话带着浓浓的河南口音。在外面,不认识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是一个河南人,每当别人问起这些,他总是不厌其烦的与人撇清与河南人的关系。因为,在我们这座城市里,好像对河南人有点偏见,看到那些衣衫褴褛脏兮兮的河南乞丐,人们总是认为哪里的人习惯不好,不爱干净和卫生,人们敬而远之。在世俗风气下这里的河南人一般比较低调,有着河南口音的,不是河南人的“河南人”人总是习惯不厌其烦的的撇清关系,生怕别人误认为自己是河南人。

我与他的交流,多半有些因素是因为部队的关系。他以前所在的部队调防到了兰州军区,编制在我们部队,有了部队经历,便有了共同语言。在部队时,老凯有着“传奇”色彩,还有点知名度。老凯从农村走来,与其它大兵所不同的是在老家已婚入伍,这对于他的发展有着很大的障碍。在部队,他是优秀战士,思想合格、军事过硬,早早的就被领导选为提干苗子。但是一直未能如愿,原因就出在他的已婚关系上,这对于已经入伍八年之久的一个老兵来说痛苦不堪,他似乎心里已经做好退伍回乡的打算。

天无绝人之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的机会来了。军区的一位首长下连队当兵在他们的班里当兵,日夜朝夕相处,领导自然知道了他的具体情况,内心也很想帮帮他。正在这个时候,军区进行大比武运动,每一个指战员全力以赴、带着革命的热情,跃跃欲试投入了这场火热的军事比武活动。老凯义无返顾的报名参加了万米武装泅渡的比赛项目,在千余名选手中,他是最不起眼的一名,因为他是一名老兵。

老兵阿凯水性一般、体能一般与那些年轻强壮的小伙子比已不占优势。但是,首长鼓励他,要求他勇敢一搏,他应允了,全身心的投入了紧张的训练中。别人练一小时,他辆小时,别人练两小时,他半天,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在军旅生涯中作人生最后一搏。在比赛的大水库里,随着一声发令枪响,战士们跃进水中,全副武装地来回游着,比赛的规则是时间最长的、最后起水的选手便是冠军。  

兵 爷 老 凯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他闭起双眼来回的游着,身体渐渐发热、脑袋渐渐发烧、发烫。但是,他依然的奋力划着,一骢一骢地向前划去。太阳已经照在头顶。好多的选手选择了放弃,纷纷起水,躺在岸上喘着粗气,有的大口大口吐着水。他仍然向前划着,做着机械的动作,到了下午,水库里面的选手越来越少了,他仍然这么向前划着。他开始意识模糊,眼前的影像渐渐的模糊摇曳起来,双手也像灌铅似的沉重,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他不知水库里还有多少人,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长的时间,

后来,他感到有一条小船向他划来,他认为是来接他上岸的,他的确想上岸,他实在是太累了。突然,他看见船头显眼处坐着两个人,一个就是班里蹲点的那个首长,另一个就是师长,师长俯下身对他说;小子!坚持、坚持住呀,水库就三个人了,胜利在向你招手,要为A师增光。他听了这话一股暖流上心头,似乎信心倍增。因为他知道了现在这么的大的一个水库,只剩下三人了,他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没有出声,因为他累得已经没有力气出声,麻木地划着,不知道何时才能够成功。那条小船就这么一直紧紧的跟着他,鼓励他。还有有两名年轻的战士已经能够做好准备,随时准备下水将有危险的他拖上船。

他浑身发烫,已经是没有任何力气再划了,人前进的速度几乎为零。再看着天空,天空已经发黑,他不知道是到了晚上还是眼睛发黑,他的意识彻底模糊了,感到自己渐渐向湖底沉去。幻觉中,他看见了了金光闪闪的勋章,全团战士立正稍息聆听首长的训话,军区的首长,就是那个蹲点的首长,用浑厚的男中音宣布他的成绩,随后便是大红花和欢呼的人群,老凯陷入了一片幸福的海洋之中……他感到有人在拉他,听到好多人在议论纷纷,其中一个声音他好熟悉,就是那个在他们班里蹲点的“男中音”:不容易、真不容易呀!这么好的兵应该带兵……

就这样,老凯当兵八年终于提干,他的经验交流文章和他的比武夺魁事迹图文并茂的刊登在军报醒目的版面上,他的成绩,A师的骄傲、军区的光荣。

入党、提干、跳龙门是每一个农村入伍青年的梦想。他们不仅能够脱离贫困的、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开启新的生活历程,更重要的是,实现了“光宗耀祖”的夙愿。落户城市,吃商品粮,子女有着良好的教育和较好的生活,这是哪个年代梦寐以求的目标,让山里娃有了一种彻底翻身的感觉和成就感。

就这样,后来的情形和他想象的同出一辙;配偶进城为他生下了一大堆子女,四女一男,丫头个个长得水灵漂亮;小儿子虽然淘气,但也听话,让他感到满足。这些孩子们的工作、学习、甚至婚姻几乎都是他一手包办的:孩子们当兵、参加工作、调动单位,甚至为女婿转业安置工作等等都是他费尽心机大包大揽实现的。打电话、登门拜访、走访老战友……他的那些老战到地方后,好多身居省、市、厅、局要职,他乐此不疲的找到他们,打条子、打招呼,一些本应是子女们该办的事情,被他包圆了,好像在这些复杂的办事过程中,能够充分感受到一家之主的幸福。是他支撑着、经营着这个家,由一名农村孩子,颠沛流离,经过许多的艰辛和痛苦,在远离家乡的城市组建了一个温暖的家,他为家奉献得越多,他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就越能体验这种别人未能体验的快感,这种感觉想必一定会一直保持到终了的一天吧。

我的部队是英雄的团队。他时常这么说,他说这话的时候两眼发光,充满自豪。你见过配备这么强的师吗?一师五个团还有炮团和一个坦克团,这样的编制在全军绝无仅有。这支英雄的部队我早有耳闻。这支部队从朝鲜回来后一直归某军管辖,后该军改编为空降军,这支部队划归某大军区管理,以独立师形式驻防武汉。在文化大革命中,该师参与了武汉地方的派系斗争,旗帜鲜明的站在“百万雄师”派一边,被中央文革小组点名批评。起初,部队不服周,没有认识到所谓的错误,还挟持了中央文革的小组派来的特派员,将其软禁闯下大祸。

兵 爷 老 凯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据说,主席也为之动怒。在此期间,作为该师警卫连长的他,率领战士们杀进重围,在危险象环生的危险之地,果断机制地将“特派员”救出,还乔装打扮一番,送上停在隐秘处的卡车上,战士们站在车厢围圈后高呼着革命口号,冲破造反派设置的层层关卡,将特派员交到革委会手中,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艰难任务。每当回忆这段情形时,他都感叹万分:乱世处处有险情,武汉武斗到处放枪,流弹满天飞,执行这场任务,四周到处放枪,还有机关枪哒哒响不停,稍不留神就有被流弹击中的危险,在执行任务中 ,始终保持高度的紧张,真是身心疲惫呀。

他说这话我相信。因为,我妈妈在文革时期走在街道上,就一枚子弹打伤脚鲜血直流当即昏过去,幸好被路过的解放军送到医院救助才转危为安。可以想象那个时候的武汉是多么的乱。由于他表现优秀,多次立功受奖,又受到上级领导的青睐,同时,在工作中也得罪了一些人,因此自然遭到一些人的嫉妒与反感。在成立城市警备区的时候,需要从野战部队抽调一批干部充实到新组建的警备区。他所在的部队的一些人将一些“看不顺眼”的人,推荐到了警备区。就这样他从A师调到警备区工作,离开了朝夕相处的英雄部队,带着一颗积极向上的心,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

不久,他以前所在的某师,因为在文革中的表现,被“发配”到大西北边陲之地,在茫茫戈壁滩上驻扎。从繁华的都市,地处鱼米之乡的江汉平原,来到人烟稀少,气候恶劣的不毛之地。当时吓退了好多家属。在该师长途迁徙中,出现了一个怪的现象,在风沙中前行的队伍中只有男人,军人的家属、小孩均留在了中南腹地,男人们做的事,让他们自己去承受,凭什么让娘儿们掺合。老婆孩子不去边陲留在武汉与夫长期两地分居,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条件艰苦也就罢了,人烟稀少的荒漠戈壁,孩子到哪里去上学、就业,孩子们的个人前途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选择。女人孩子可以选择,但是,军人们没有选择,党指挥枪,党指到哪里就得奔赴哪里,不得有丝毫的懈怠。

这支英雄的部队就这样被“发配”到边疆,开始了新的征程。而在此之前调离该师的他,也阴差阳错躲过“一劫”而留在武汉。他经常说人呀,有时候还是要大度一点好,不必斤斤计较,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还是难得糊涂一点,太精明了反被聪明误。他说这话是对以前“不公正”待遇的一声感慨而已。七十五岁的人了,经历了那么的多的事情,把好多的事也看得相当的淡。回想到以前,虽然觉得有点可笑,但是往往可以领悟到一些人生的哲理,这些个人体验对子女、对于年轻人也是很有借鉴的。他说,人生说长不,说短也长,一辈子也就那么几个节点,把握了节点,人生顺利,否则,很难了……但是,不努力一定不行。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格外重。

这就是我很敬重的老同志,我总是亲切的称呼他:兵爷老凯。

兵 爷 老 凯 - 安琪 - 安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